英特尔咎由自取?

来源:本站日期:2022-08-05 浏览:6

  英特尔咎由自取?过去一周对于英特尔来说注定是难忘的。其市值先是被 AMD 超越,又被多家海外投资机构给予 卖出 评级,但英特尔遭到的暴击还远不止如此。

  北京时间 8 月 3 日凌晨,AMD 发布截至 6 月 25 日的第二财季业绩,非通用会计(Non-GAAP)准则下,当季营收为 65.5 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 442.5 亿元),同比增长 70%;净利润为 17.07 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 115.32 亿元),同比增长 119%。

  这份财报让英特尔可谓颜面尽失,因为就在几天前,这家公司交出了自 1999 年以来最糟糕的财报:当季营收 153 亿美元,同比下降 17%,远低于市场预计的 176.6 亿美元。更要命的是,英特尔净亏损达到史无前例的 5 亿美元,去年同期为盈利 51 亿美元。

  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上,英特尔首席执行官 Pat Gelsinger 承认英特尔在产品设计等领域存在执行问题,同时将问题归咎于宏观经济活动的逆风与全球 PC 销量下降。

  但即使是吃瓜群众中也能看出这其中的问题:宏观背景的影响又不只针对英特尔这一家公司,为什么 AMD 就可以实现逆势上涨?

  实际上,如果 Gelsigner 将问题归咎于英特尔 转型阵痛 ,可能还会让人好接受一些。毕竟,如今的英特尔已经很难再用 PC 芯片厂商 的这样单一标签去概括它的业务范围,从 2017 年确立 以数据为中心 的转型目标后,英特尔就开始竭力向 PC 时代的自己作别。

  截至目前,英特尔已坐拥六大事业部:数据中心与人工智能事业部(DCAI)、客户端计算事业部(CCG)、加速计算系统与图形事业部(AXG)、网络与边缘事业部(NEX)、英特尔代工服务(IFS)和 Mobileye 事业部。

  从财报来看,部分新兴业务部面临着严重的亏损问题,如 AXG 在二季度总营收为 1.86 亿美元,运营亏损却高达 5.07 亿美元,亏损额较去年同期的 1.68 亿美元大幅提高。

  Gelsigner 在接受 CNBC 采访时表示,英特尔的复出战略堪比 攀登乞力马扎罗山 ,但似乎英特尔想要翻越的山不止一座。

  噔,噔噔噔噔 一段不足 2 秒的广告音频,成功在全球电子消费者的心中刻下难以磨灭的烙印,但即使拥有如此影响力,这家芯片巨头的行业地位近年来还是受到了严峻挑战:

  一方面,AMD 靠着 Zen 架构异军突起,到了 Zen3 时代,靠着台积电的先进制程,AMD 芯片无论在功耗还是核心性能上已完全领先于英特尔的同类产品。另一方面,高举 ARM 架构大旗的苹果,靠着自研 M1 芯片颠覆级的表现告诉世人,X86 架构不是 CPU 的唯一选择。

  在老对手和新战场的双重压力下,英特尔也开始谋求出路,请回 Pat Gelsinger,这位英特尔历史上首任 CTO 来执掌公司,希望重塑 15 年前酷睿 2 时代的荣光。

  这位 传奇缔造者 曾是初代产品 80486 处理器的设计师,在英特尔任职期间主导了 14 种不同的微处理器程序的开发。作为一名技术官僚,Gelsinger 在业内有着极强的号召力,在上任后便迅重新拉起了队伍。

  原英特尔第一代酷睿 CPU 首席架构师 Glenn Hinton 在退休三年后重新归来,负责高性能 CPU 的设计开发;SDN 领域的传奇人物、斯坦福大学教授 Nick McKeown 加入英特尔负责边缘计算,甚至连 AMD GPU 的首席架构师 Rohit Verma 也被 Gelsinger 重新纳入麾下。

  班底搭建完成后,Gelsinger 开启了大刀阔斧的产品线 月的投资者大会上,Gelsinger 向业界展现了一幅极其宏伟的蓝图。

  具体来看,DCAI(数据中心与人工智能事业部)未来将分为两条产品线:基于性能核(P-core)和能效核(E-core)的两种产品,性能核产品针对主流、复杂云和数据中心应用;能效核则针对面向云的高密度、超高能效计算进行了能效优化。

  在这个产品规划下, Emerald Rapids(至强处理器)计划 2023 年面市,将在提升性能的同时,进一步增强现有平台在内存和安全性方面的优势;后续还有基于 Intel 3 制程工艺的 Sierra Forest 以及 Granite Rapids,计划于 2024 年问世。

  而另一大传统业务 CCG(英特尔客户端计算事业部)的下一代产品路线则包括 Raptor Lake(13 代酷睿)以及后续的 Meteor Lake 与 Arrow Lake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Arrow Lake 将成为首个采用 Intel 20A 工艺的产品,对标台积电的 5nm 制程,如果能够按计划在 2024 年上半年问世,那么这也不失为一次跨越式的进步。

  但在执行层面,上述产品普遍存在延期的问题。比如 Sapphire Rapids,这款服务器处理器并未在投资者大会上出现,因为它是 Emerald Rapids 的上一代芯片,原计划在 2021 年发布,在历经 3 次延期后,发布时间现已推迟到 2023 年。

  英特尔财报显示,今年第二季度英特尔 CCG(英特尔客户端计算事业部)营收为 76.65 亿美元,相比去年同期的 102.53 亿美元下降 25%;运营利润为 10.85 亿美元,去年同期为 40.29 亿美元。

  其中,台式机业务营收为 22.89 亿美元,去年同期为 27.92 亿美元;笔记本业务营收为 47.51 亿美元,去年同期为 67.34 亿美元。

  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是,今年上半年 PC 市场需求的萎缩非常严重。根据 IDC 的统计数据,二季度全球传统 PC 出货量同比下降 15.3%,共计 7,130 万台。

 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 AMD 扩张的进度,这家公司的财报显示,在今年第二季度,包括台式机和笔记本 PC 处理器和芯片组在内的客户事业部营收为 21.52 亿美元,同比增长 25%,营业利润 6.76 亿美元,同比增长 26%。

  另一项数据则更加直观地反映了两家公司的此消彼长。根据 Mercury Research 发布的数据,2021 年四季度,英特尔在 X86 CPU 领域的市场份额为 72.3%,同比下滑 7 个百分点,与之对应的是 AMD 同比提升 7 个百分点,市场份额也进一步扩大到 27.7%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过去 4 年中,AMD CPU 的市场份额已经实现连续 13 个季度的增长。相比之下,英特尔的客户端计算事业部过去四个季度,仅在 2021 年四季度录得 9% 的同比增长,双方攻防转换的变化已经十分明显。

  另一边,英特尔 DCIA(数据中心与人工智能事业部)同样不容乐观。财报显示,2022 年二季度,英特尔 DCAI 业务营收 46 亿美元,同比下滑 16%,远低于华尔街普遍预期的 61.9 亿美元;运营利润仅为 2 亿美元,较上年同期的 21 亿美元同比下滑 90%。

  而得益于 Milan EPYC(服务器 CPU)的优异市场表现,AMD 数据中心事业部在今年二季度实现营收 14.86 亿美元,同比增长 83%,营业利润 4.72 亿美元,同比增 131%。

  如此不堪的业绩表现让英特尔主动下调了全年指引,预计 2022 年实现营收 650-680 亿美元,这个数字要远低于此前分析师给出的 743.4 亿美元的全年营收预期。

  压力之下,英特尔首席财务官 David Zinsner 在电话会议中表示,公司预计 2022 年的资本支出缩减为 230 亿美元,低于年初预测的 270 亿美元。

  这不免让人有些担心。自去年以来,英特尔陆续宣布投资 200 亿美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造两座先进制程晶圆厂、200 亿美元在美国俄亥俄州建造两座先进制程晶圆厂,在这些晶圆厂流片之前,大幅削减资本支出,对于竭力推崇 IDM 模式的英特尔来说,似乎并不是个好兆头。

  在 Gelsinger 去年回归英特尔后,力排众议推出了 IDM 2.0 战略,即坚持自己生产芯片,也为第三方芯片设计公司提供代工服务,同时把部分制程的芯片交给其他代工厂,来实现对自身工艺进行补充。

  在 Gelsinger 的设想中,这种 混合模式 相较于传统的 OEM 和 IDM 更加开放,抗风险能力也更强,产品的多元化与产线的调整呈正相关的关系。

  但实际情况是,即使后续再推出 IDM 3.0,它本质上还是 Fabless+Foundry 的集合。台积电开创的 OEM 模式之所以能够成功,是因为它与设计厂商在利益上高度绑定,甚至许多设计厂商都会全程参与到台积电的研发环节。但这在 IDM 模式下是不切实际的,想象一下,AMD 和英伟达帮助英特尔开发晶圆代工工艺,会是什么画风?

  因此,我们可以看到,英特尔的代工业务目前仅局限在高通和联发科两家展开,这也让其对手直接升级成为台积电和三星,这两家代工厂在先进制程上的优势已无需赘述。

  为应对自身在工艺制程上的劣势,英特尔制定了一份非常激进的工艺路线 年下半年量产 Intel 4(原 7nm)工艺,2023 年下半年开始量产 Intel 3 工艺,2024 年上半年量产 Intel 20A 工艺,下半年量产 Intel 18A 工艺。

  根据时间表,英特尔几乎是在以年,甚至是半年为单位去升级自家的工艺。但参照以往表现来看,如果不是在玩 文字游戏 ,既定的工艺节点恐怕很难如期实现。毕竟今年年初发布的 12 代酷睿(Intel 7 工艺,原 10nm)已经算是英特尔近 10 年来最大的一次改动。

  而在此之前,英特尔关于工艺的升级无非是在 14nm 后加几个 + 的问题。虽然有效减少了迭代风险,但也被用户冠以 牙膏厂 的恶名。

  而且即便能够按照时间表如期交付,目前来看英特尔在产品上也难与台积电和三星直面竞争。比如英特尔计划在 2024 年下半年量产的 18A 工艺,其晶体管密度预计在 300+MTR/mm,大致等同于台积电今年量产的 N3。而按照台积电的计划,2025 年初量产的 N2 工艺芯片晶体管密度有望达到 480 MTR/mm,这已经形成了代差。

  更重要的是,像台积电和三星这样的老牌代工厂商在供应链中有着很高的优先级。截至今年第一季度,ASML 的 EUV 光刻机已累计出货 142 台,其中超过半数都被台积电打包带走,在英特尔全球规划的 8 座工厂竣工后,想要在短时间内提高产能,可能不仅取决于工艺开发的效率,也取决于关键设备的交付进度。

  就在英特尔公布财报的同一天,一颗疑似为工程版锐龙 5 7600X 的芯片出现在测试平台 UserBenchmark 资料库中。

  令人震惊的是,作为 5nm 制程 Zen 4 架构的第一批产品,定位于中端市场的 7600X 在单核测试方面已经能压过英特尔阵营的旗舰芯片 i9-12900K 一头。

  时间回到 2008 年,在英特尔 钟摆理论 下节节败退的 AMD 卖掉自家的晶圆厂艰难苟活。也是在这一年,英特尔牵头三星和台积电,合作开发 18 吋晶圆,一时间风头无两。

  完全相反的路径选择让两家公司踏上了两端截然不同的征途,轻装上阵的 AMD 在 苏妈 的带领下实现涅槃,英特尔在 18 吋晶圆研发失败后,继续依靠 IDM 模式艰难前行。

  很难判断这两种路径孰优孰劣,但就像十三年前 AMD 断臂求生那样,眼下英特尔的阶段性衰落也是这家公司必须承担的转型阵痛。

0
首页